东方金钰债务危机背后:投资P2P失利

更新时间:2019-05-04 21:26点击数: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股市在线
2019-02-23 09:14作者:刘颖 何莎莎来源:中国经营网

中国“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SH)与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股份转让事件仍在发酵。

2月19日晚间,东方金钰披露风险提示性公告,鉴于交易对手方中国蓝田相关材料目前未能提供,暂时无法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同时,公司已于2月13日公告暂时终止此次股权转让事项。

在此之前,上交所已经二度下发《关于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转让有关事项的问询函》询问交易对手中国蓝田的相关情况以及交易细节,不过东方金钰至今仍未完成回复。

有报道称,东方金钰债务危机的爆发是由于2018年5月的违约引发挤兑潮。此次违约的发生,源于东方金钰为完成自家网贷平台投资人还款而转让债权的事件。针对上述消息是否属实、何时能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东方金钰,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违约事件解决后的一个月,东方金钰就爆发了大量逾期的消息。一位业内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卖壳给中国蓝田应是为了解决当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更是为了自身的平安退出。从东方金钰的债务和经营状况来看,如不卖壳将面临退市风险。

评级被下调

在股份转让事件发生之前,东方金钰已经出现债务危机。

2018年7月东方金钰被曝出资管产品利息兑付逾期。7月26日,东方金钰发布《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称,截至7月25日,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东方金钰从50余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处借款约73.43亿元。此外,东方金钰还为其子公司及孙公司等关联企业担保约36.75亿元。

2018年10月31日,东方金钰公告披露,截至10月29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89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2019年1月15日,东方金钰发布了关于新增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称截至2019年1月11日公司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共计约16.7亿元。

1月22日晚间,东方金钰连发多份公告,披露了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债券评级下调等数条负面消息。同时,该公司主体及债券评级被联合评级下调为B,展望调整为“负面”。

1月31日,东方金钰发布业绩预亏警告称,公司2018年度业绩预计亏损9亿~11亿元。东方金钰表示,债务逾期未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业绩预亏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亏损,主要原因是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启信宝数据显示,东方金钰2018年6月至今有8条被执行人记录,其中1月2日、17日、22日共有4条被执行人信息。而启信宝中提示的自身风险和关联风险多达111条。其中多为股权冻结和合同纠纷。

东方金钰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东方金钰资产总额122亿元,负债总额9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4%。

为偿还网贷欠款转让债权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金钰债务危机爆发的前一个月发生了一起违约事件。

2018年5月,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钰网络”)、兴龙实业等主体与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并产生了相应仲裁。因此,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子公司深圳市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24%股权、控股股东云南兴龙珠宝有限公司100%被司法冻结;兴龙实业持有公司股份31.42%被全部司法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5月16日,冻结期限三年。

此次违约的发生,源于东方金钰为完成自家网贷平台投资人还款而转让债权的事件。

据悉,东方金钰网贷平台于2015年7月正式上线,金钰网络负责具体运营。2016年8月17日,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为满足办法中关于借款人借款余额上限的规定,金钰网络积极开展业务规范、调整。

2017年3月1日,东方金钰网贷平台发布转型暨借款人提前还款公告,暂停网络金融平台业务。主要原因是平台此前产品均为千万级别的大标业务,违背了监管关于个人借款不得超过20万、单一法人借款不得超过100万的限额要求。

截至2017年2月28日,东方金钰网贷平台借款人数143人,投资人数为40740人,待偿余额约9亿元。2017年东方金钰年报披露,其网贷业务净亏损2372万元。

在此之前,2017年1月26日,东方金钰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及赵宁与中信资本旗下的深圳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合作协议,东方金钰将存量债权本金8.7亿元转让给中睿泰信,同时,东方金钰及大股东兴龙实业、赵宁等拟对中睿泰信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具体而言,平台融资项目债权由投资者转让给中睿泰信;同时,平台投资者的本金、利息由中睿泰信转付至金钰网络账户,并在当日由金钰网络兑付投资者本金及利息(含提前还款利息)。金钰网络存量业务整改、规范完成后,公司及金钰网络为平台债务人(融资珠宝企业)承担补充担保责任。

不过,2018年5月的违约事件爆发之后,经过1个多月的协商,6月21日中睿泰信最终同意解封东方金钰及相关公司账户。

虽然违约事件最终和解,但却引发了东方金钰其他债权人的恐慌,纷纷要求东方金钰还款。对此,记者致函东方金钰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上述业内分析师表示,一旦有违约发生就说明公司资金出现问题,会引发债权人纷纷上门要求还款,而东方金钰的资产负债很高,债主同时找上门很容易将企业拖垮。

面临退市风险

上述分析师称,解决巨大的债务危机、平安退出是东方金钰萌生股权转让念头的重要原因。不过,东方金钰选错了交易对手,毕竟中国蓝田市场关注度太高。此前的一系列消息让其市场接受度很低。

2月2日,东方金钰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的股东赵宁、王瑛琰与中国蓝田于2019年1月31日就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相关事项达成共识,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

受此消息影响,春节后头两个交易日,东方金钰连续两日涨停。

随之而来的是上交所的两份问询函。其中,第一份问询函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及其实控人就是否收到瞿兆玉相关函件、是否与其主动核实本次转让协议情况、是否向本次转让事项实际商谈人员核实确认其身份资格等问题进行说明。

尽管2月12日,东方金钰已经公告称,终止向中国蓝田转让控股权。不过,上交所并未停止对此事的追问,在2月17日的问询函中上交所问询的重点则在于东方金钰及其实控人的交易细节。

上交所表示,经过核实,东方金钰目前经营困难,控股股东及实控人资金信用紧张,公司及实控人应就以下事项向投资者充分揭示风险,包括公司债务问题;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可能存在退市风险;公司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票已接近全部质押,并被多次冻结;公司预计2018年业绩巨额亏损。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及其实控人就是否收到瞿兆玉相关函件、是否与其主动核实本次转让协议情况、是否向本次转让事项实际商谈人员核实确认其身份资格等问题进行说明。



图文信息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