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高企欧洲央行加息箭在弦上 欧元区主权债务风险值得警惕

更新时间:2022-06-08 18:12点击数: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莫莉

  在欧元区通胀居高难下的背景下,本周四,欧洲央行6月议息例会可谓是国际金融市场的焦点所在。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其一,欧元区通胀压力加大。继4月攀升7.4%之后,欧元区5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初值同比上升8.1%,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而早先公布的德国、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等欧元区成员国通胀率也无一例外地“爆表”。其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5月底明确表示,欧洲央行将在今年7月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决定加息。这将是欧洲央行10年来第一次加息。作为7月加息前的最后一次例会,欧洲央行会在6月议息会议上释放出怎样的“鹰”派信号,其未来加息速度和幅度都成为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其三,从经济层面来看,欧元区已经出现经济复苏放缓的势头;加之俄乌冲突悬而未决,欧洲央行下半年会如何平衡通胀与经济增长,能否避免欧元区经济陷入衰退,这也是6月议息会议的看点所在。

  6月3日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副所长、研究员陈新表示,欧元区通胀演变得如此剧烈,估计是欧洲央行始料未及的。尤其是欧洲央行在去年做出了货币政策的战略调整之后,2022年通胀数据高企使得欧洲央行面临更大的挑战。除此之外,美联储激进加息反过来压制欧元,这也加大了欧洲央行的压力。陈新预计,欧洲央行将在年内提前加息,需要警惕其加息后的欧洲债务风险。“虽然目前欧洲主权债务风险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陈新说,但如若欧洲央行开始加息,退出负利率,这可能会给欧洲债市带来较大影响。

  欧元区通胀压力加大

  当地时间5月31日,欧盟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继4月攀升7.4%之后,欧元区5月HICP初值同比上升8.1%,高于彭博经济学家预期的7.8%,达到历史最高水平。5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欧元区经济“火车头”的德国,通胀数据再度拉响警报——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初步数据称,德国5月HICP同比上涨8.7%,大幅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8.1%,继续刷新历史峰值。HICP是欧洲央行用来衡量通胀和物价稳定的一项指标。德国上一次通胀率达到类似水平是在1973年至1974年冬季,当时矿物油价格也因第一次石油危机而急剧上升。

  与德国类似,5月30西班牙公布的通胀数据也显示,该国通胀远超预期——西班牙5月HICP从之前一个月的8.3%升至8.5%。除此之外,比利时、意大利等欧元区成员国通胀率在5月也无一例外地“爆表”,爱沙尼亚的通胀率甚至创下欧元区最高,达到20.1%,大幅高出2%的欧洲央行的通胀“红线”。

  当前欧元区通胀数据如此之高,也让去年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战略调整面临挑战。2021年7月,欧洲央行调整货币政策框架,重设通胀目标,更新前瞻性指引。具体而言,欧洲央行将中期通胀目标由“低于但接近2%”调整为“寻求通胀率在2%”,开始采用对称通胀目标。在原有目标下,通胀可以略低但绝不能高于2%;在现有目标下,双向偏离目标均不可取,通胀不能持续高于或低于2%。综合来看,欧洲央行采取对称通胀目标,意味着在某些情景下,允许通胀率一段时间内温和高于2%目标水平,进而增强货币政策稳定经济的能力。

  陈新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最初欧洲央行决策者认为通胀压力将是暂时的,能源价格走高也只是暂时的。但目前来看,能源价格或将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高位,后续可能会引发工资上涨等进一步的冲击。而去年的货币政策战略调整使得欧洲央行具有双重目标,增加了促经济增长这一目标。因此,如果欧元区通胀局势持续恶化,这将对欧洲央行政策调整产生非常大的挑战。

  欧央行7月或将加息

  当地时间5月23日,拉加德在欧洲央行官网发表题为《欧元区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文章,其中明确提出欧洲央行将在今年7月举行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决定加息。拉加德表示,欧元区现在所面对的经济和金融环境已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能源价格高涨造成了高通胀;另一方面消费和投资的低迷也使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复杂的背景下,欧洲央行货币政策需要保持渐进性、可选择性和灵活性。

  这是迄今欧洲央行释放的最明确的货币政策紧缩信号——欧元区货币政策或将由此步入拐点:在上一轮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以及新冠疫情的多重冲击之下,欧洲央行一直在超级宽松货币政策上“大步前行”,在负利率政策上步入“深水区”。即便欧元区通胀高企,但在今年以来的大部分时间内,拉加德也大多以维持“鸽”派言论,重申欧元区经济尚未像美国那么强劲,欧洲央行将采取更为渐进的方式来应对通胀走高。但如今,拉加德有关加息的“口风”正更趋“鹰”派,而欧洲央行正在酝酿重大的政策转变。

  事实上,近期已经有多位欧洲央行官员释放欧洲央行将在7月加息的言论。例如,荷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利率制定机构中“鹰”派色彩较浓的成员之一诺特曾直言,如果通胀继续攀升,欧洲央行7月可能需要加息50个基点——这是首次有人提出如此激进的政策调整。至于7月会否加息50个基点,截至目前,拉加德语焉不详,相反她淡化了在经济增长引发担忧之际加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对于缩债,她则表示,现阶段讨论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政策还为时过早。

  “欧元区主权债务风险值得警惕。”陈新说,事实上,目前许多欧元区成员国的主权债务水平已经超过了欧债危机时的主权债务水平。在上一轮欧债危机中,欧元区的利率是低利率,还不是负利率。如今,欧元区却是负利率。一旦欧洲央行开始加息,对于主权债务市场会带来怎样的冲击值得研判;通常来说,债市往往是通过发新债还旧债来操作的。因此,欧元区未来发债压力可能会上升,由此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债务风险。

  陈新表示,相对来说,欧洲央行加息和美联储加息的后续影响有很多不同点。例如,美联储加息可能会导致美元回流;但欧洲央行加息则不一定。因此,欧洲会否出现新的债市紧张状态,进而会对欧元区经济复苏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些都将是欧洲央行面临的考验所在。如果出现新一轮的债务危机,欧洲央行将如何应对?是进一步扩大财政一体化步伐,往共同债务上前进?还是欧洲央行自己想办法,另辟蹊径?“这些问题的不确定性还很多。”陈新说。


图文信息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