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博弈论余论 一.公有制资本市场的基本思想2

更新时间:2019-04-19 20:49点击数:  来源:源美股票学习网 作者:Teren

  (二)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
 
  1.资本家的劳动

  公有制是一个理想的分配方案,但前苏联的公有制模式经几十年的社会实践却并不成功。原因之一是在这种体制下劳动力不能自由流动,因而不存在一个真正的劳动力市场,无法有效实现按劳分配。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忽略了经营管理活动也是一种劳动,忽视了对这种劳动的合理报酬问题。

  传统理论认为资本家是单纯的剥削者。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今天我们已经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资本家在占有剩余价值的同时还是一个企业管理者,而且他所从事的管理活动较一般劳动者的工作更为重要,对企业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前苏联模式在取消私有制所带来的社会分配不公的同时,对从事经营管理劳动的人没有找到适当的报酬形式,没能调动起他们的劳动积极性,限制了经济的发展。

  人们最早理解的劳动是体力劳动,劳动的概念最初也是从体力劳动发展起来的。以后又由此延伸出脑力劳动的概念,但一般也仅仅是指面向自然的脑力劳动,如工程设计和科学研究等,面向人的管理工作是否是一种劳动在早期是不明确的。在几十年前,总经理一般同时就是资本家,两个身份经常是重合的,资本家剥削劳动者也就是总经理在剥削工人,总经理的经营管理活动仅仅被视为剥削而不是被作为劳动看待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企业规模的扩大,今天,企业中总经理没有公司股票的现象已经很常见了,这清晰地显示出总经理和资本家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这些不持股的总经理应该说是地道的高级雇员而不是资本家,不管他的工资有多高,都是他从事管理工作的劳动报酬,而不是在榨取剩余价值。社会实践已经重新给管理工作定位,管理工作已经被作为一种高级劳动看待了。

  比起普通的经营管理,现代企业中带有战略性的高级经营决策对企业发展的影响更为重大。在管理作为一种劳动已经被社会普遍接受之后,企业经营决策活动现在也正在被作为一种劳动逐渐分离出来。最近一段时间开始流行起来的一个新名词“首席执行官”代表了这种将决策作为一种劳动分离出来的趋势。总经理还是一个偏重于执行的职务,而首席执行官则是以进行重大决策为主的职务。现代社会已经开始把企业的经营决策也作为一种高级劳动而职务化了。

  企业经营决策之上还有一种劳动,它决定把钱投在哪个企业之上,也就是投资决策劳动。在好的投资方向上,雇员同样的劳动可以产生更多的价值。一个优秀的资本家无需增加雇员的劳动强度和延长劳动时间,仅仅通过选择正确的投资方向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劳动者的价值。所以,资本家的投资决策也是一种劳动,而且这种劳动对劳动力使用价值的大小有直接的影响,因而也在产生价值。这种劳动也可以从资本家身上分离出来,并形成相应的职业,证券业中的基金经理就是这样一种专门从事投资决策的职业。投资人自己没有足够的分析运作能力而把资金交给基金经理代为管理运作,而基金经理根据投资成绩取得报酬。投资决策作为一种劳动也已经被现代社会所承认。

  可见,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和企业规模的扩大,很多早期由资本家直接承担的劳动已经被逐渐分离出来,由专职人员承担。这种分离,一方面把原来资本家作为管理者所从事的劳动清晰地显示出来,同时也最终剥离出了真正的不从事任何劳动的单纯的剥削者,这就是不参与经营管理,也不参与投资决策,把资金交给别人运作,自己坐收红利的单纯的出资者。这种分离使我们对作为劳动者和剥削者的资本家都有了更为明晰的认识。

  在现实生活中,出资人尤其是大股东完全不管企业运作的情况并不多,大股东一般总要在企业中担任某种职务。如果出资者同时也兼有总经理或首席执行官之类的职务,那么,他的收益中部分是劳动所得,部分是剥削收入。

  以上这些新分离出来的劳动形式对经济的发展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种经济体制要想最大限度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就必须考虑到这样一群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调动劳动积极性的核心是报酬问题。当这些劳动集中在资本家身上的时候,是不存在报酬问题的。资本家占有了全部剩余价值,已远远超过了他所付出的劳动。为了获得更多利润,资本家不需要任何督促自然会努力工作。所以,资本主义制度在分配上固然存在不公平的成分,但在调动资本家的劳动积极性方面却是相当成功的,这是现代资本主义取得成功的重要的原因。

  资本主义制度对资本家经营决策劳动积极性的调动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分配方式基础上的,公有制要打破这种不公平的分配制度,自然也不可能再利用这种方法调动高级经营决策人员的劳动积极性。那么是否还有其他方法同样可以调动经营决策人员的劳动积极性呢?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企业的经营决策劳动已经逐渐从资本家身上分离出来,靠占有剩余价值调动管理劳动者积极性的机制实际上也已经渐渐失效,代替它的是另一种机制。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当经营决策等高级劳动逐渐从资本家那里分离出来之后,很自然地就进入了劳动力市场,相应职位的报酬改由市场机制决定。劳动力市场会对各种劳动的报酬进行合理调整,以追求最大利润。对以上高级经营决策劳动也摸索出了一套能最大限度调动劳动者积极性的报酬机制。具体地说,比起传统的劳动形式来,市场给这些劳动所定的报酬有两个特点:第一,这些劳动的报酬一般要比同等级别的传统劳动高;第二,报酬的形式与传统劳动有所不同。

  管理劳动是一种比体力劳动和传统意义上的脑力劳动都要复杂的工作。传统意义上的脑力劳动面对的对象是自然,不管是多么复杂的问题其对象总是死的,有规律可循;而管理劳动面对的是人,人是灵活的,管理活动也是灵活的。管理者必须有创造性,有在规律不完全清晰的局面下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比传统意义上的脑力劳动更难。另外,管理劳动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也远比一般体力脑力劳动大。所以,管理劳动的报酬较高是合理的。经营决策劳动和投资决策劳动无论是重要性还是难度都比管理劳动更大。劳动力市场给这些职位出更高的价格也是合理的,符合“按劳分配”的原则。

  一般的体力劳动比较容易定量,以计时或计件工资的形式支付就可以了。脑力劳动要复杂一些,但还是可以以适当的工资形式支付。管理劳动和经营决策活动就复杂多了,尤其是决策活动。一项决策可以是正的结果也可以是负的结果,正的结果创造财富,负的结果在损耗财富,对一项错误决策,支付再少的工资也是太多。所以,管理和决策劳动更适合以绩效工资的形式,按照一定规则从企业的赢利中提取一定比例支付。基金经理的职业,差不多从产生之日起就一直是以某种形式的利润提成的形式获得报酬的,这也是由它的性质所决定的。

  由于高级经营管理劳动的分离,和相应的报酬形式的发展,今天的资本家已经可以不再亲自操劳榨取剩余价值了。只要出资把企业组织起来,这一系统会自动地产生剩余价值。工人和经营管理人员都是雇员,没有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当然,支付普通工资的工人和支付绩效工资的管理者在经济利益上有一定矛盾,这是使得系统能够自动产生剩余价值的关键。但也不能因此说管理者在替资本家剥削工人,因为工资形式是工作性质决定的,要想企业发展就需要这种工资形式,而企业的发展最终对企业内部和全社会的每个人都是有利的。所以不能把这种工资形式简单理解成是资本家为榨取剩余价值而设计的,它也是社会的需要。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终于出现了可以完全不参加任何形式劳动,完全以食息为生的单纯的剥削者,这标志着资本主义的最终成熟。物极必反,资本主义的高度成熟同时也为公有制的完善铺平了道路。

  如果说在当初社会还需要资本家来推动经济发展,因而资本主义制度还具有一定合理性的话,今天,社会已经完全不需要一群单纯的剥削者了。当初的公有制还缺少一个关键环节,不能解决抽象的资产所有者主体怎样运作具体资产的问题,今天,无需从事管理劳动的单纯剥削者的出现已经为此准备好了答案。
 
  2.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的分离

  公有制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的问题。因为在公有制条件下,资本的所有者主体不是个人而是抽象的社会总体,抽象的社会总体是不能直接进行资产管理的。必须有一套机制将资产的管理权交给具体的个人行使,这样,资产的管理权必然要同所有权分离。

  在前苏联模式下,资产管理借用了行政管理体系,由各级行政人员行使资产管理权。其依据在于,在充分民主的机制下,行政人员理论上是由人民选举产生,或由选举产生的首脑任命的,是民主机制的产物。由民主机制产生资产的管理者,符合公平的原则。但问题在于,政治上的民主和经济上的合理是不同的,经济规律要求资产管理者自身的经济利益必须和企业的经营业绩相关,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资产管理者的主观能动性,最大限度地产生经营业绩。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实现了充分的民主机制,前苏联的公有制资产管理模式仍然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把经营决策劳动从资本家身上分离出去的过程其实也是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一套符合经济规律,可以把管理者的个人收入和经营业绩联系起来的运行机制,在实践中有较好的效果。这种管理权分离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基金经理的出现。基金经理的劳动是最顶级的劳动,基金经理的出现才把资本家最终从一切劳动中剥离出来。所以,解决好资本家和基金经理的经济利益是资本主义制度下解决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问题的关键。只要把基金经理的报酬问题解决好,以下可以由他具体决定投资方向,并组织各级经营管理人员,让企业运转起来。至于各级管理人员的报酬可以由基金经理具体决定。而资本家和基金经理的关系非常简单,利润分成而已。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产生的这套解决资产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问题的机制,对解决公有制的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问题有很好的启发。借用这套机制,可以在保持资产所有权归公有的前提下,把公有制资产的管理权交给个人,并以业绩提成的形式支付劳动报酬,把资产管理的好坏和个人经济利益联系起来。这种机制在公有制条件下的运行效果至少可以像资本家使用它们的时候一样好。


图文信息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