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博弈论余论 三.关于公有制资本市场的讨论2

更新时间:2019-04-19 20:56点击数:  来源:源美股票学习网 作者:Teren

  (二)公有制资本市场合理性的讨论
 
  1.公有制资本市场条件下人们的劳动和收入情况

  在以上公有制资本市场体制下,公民会定期得到一份公有制资产管理权,这是每个公民对公有制资产所有权的体现。即使不直接到企业管理权市场买入企业管理权,公民在管理权现货市场上直接卖出自己管理权的行为本身也是一种管理决策。因为,他们的行为决定着管理权现货的价格,进而决定着永久管理权期货和公有制企业管理权的价格,并最终影响着直接买入企业管理权者的经营决策。所以,公民卖出这份管理权的收入是他管理这部分公有制资产的决策劳动的报酬。这样,每个公民在有生之年都相当于有了一份特殊的工作—管理归自己管理的一份公有制资产。

  公民的管理权虽然是由永久管理权期货空头直接买去的,但最终买主其实是用多头合约买入企业管理权的企业家。公民出售管理权的收益是他从自己的管理报酬中出的,并以永久管理权期货空头为中间环节传递到每个公民手中。公民出售管理权的报酬最终是由企业管理报酬中出的,但是要经过多个中间环节才能得到,就像他们的操作也要经过多个中间环节才影响到企业经营一样。一般来说,企业管理权的价格要低于同期公有制企业的平均管理报酬,这中间差价就是收购永久管理权期货而实际运作企业的企业家的收入。

  出售自己的一份管理权所得到的收入一般来说并不多,人们还必须从事别的工作才能维持生活。其他工作分为两类:一类是普通劳动,通过劳动力市场获得报酬。根据前面的讨论,劳动力市场的分配方式比较接近按劳分配。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花钱在永久管理权期货市场上买入永久管理权期货,然后换得企业管理权,经营管理企业,并得到企业管理报酬。这些人类似于一种自由职业者,是专职从事公有制资产运作的人,他们的工作是在代替别人具体行使资产管理权。这些人不同于资本家,因为他们没有资产的所有权,他们得到的只是红利的一部分,是管理的报酬。可以把他们称为企业家。

  企业家从企业红利中得到的管理报酬在性质上相当于工资,但与普通工资不同。它按固定比例从股息中支付,市场化程度不高,还要再经过一次市场的调节。当企业家的收入偏高时,选择这个职业的人会增多,管理权的价格上涨,每个公民都可以从管理权的上涨中增加收益,相应地稀释了企业家的收益。反之,如果企业家的收入低到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管理权的价格就会下降,减少每个人出让管理权的收入,相应提高企业家的收入。

  所以,公有制资本市场和劳动力市场是相对的。劳动力市场上企业家对普通劳动者的劳动进行评价;而公有制资本市场上,全体人民对企业家的劳动进行评价。这种市场化可以对企业家的劳动进行价值发现,给他们的劳动一个公平的价格,实现资本管理劳动的按劳分配。

  可见在这种机制下可以实现全社会的按劳分配,社会上只有劳动者没有剥削者。按劳分配不是平均分配,人与人之间还会保持相当的收入差距,人们根据劳动性质的不同会得到不同的收益。比如,企业家会形成一个高收入阶层,其实际收入可能会比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很多资本家还要高,但其中不含有剥削收入,性质完全不同。

  剩余价值仍然是存在的,但它不是被个人占有,而是以股息的形式被整个公有制资产所有权主体所占有,并以多种形式返还给整个社会。
 
  2.为什么不把资产的所有权直接平均分给每个人而是定期分配管理权?

  公有制的所有权主体是抽象主体,组成它的群体是处于变动中的,每个时刻群体中的每个人是平等的。把公有制资产平均分给每个人实际上把所有权主体由一个延续变化的群体换成了某个时刻的该群体。前者是变化的群体,后者是固定的群体,二者是不能等价的。这种平均分配对当时的人虽然是公平的,但对后人则不公平。未来的人本来可以从前人手中自动继承一份公有制资产,但一次性的平均分配却剥夺了他们的这一权利,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公有制资产应该完整地从上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全体人民的概念保持延续、公有制资产保持延续、全体人民对公有制资产的所有权也保持延续,平均分配破坏了这一过程。

  不仅直接分配公有制资产的所有权是不合理的,而且直接平均分配公有制资产的管理权也会犯同样的错误,也是不合理的。
 
  3.为什么不分配有限期所有权而是分配有限期管理权?

  如果一定要把公有制资产的所有权落实到个人的话,那最合理的做法是在每个人的有生之年给他有限时间的所有权。构成全体人民的每一份子都平等的享有对公有制资产的所有权,可以平均分给每个人一份公有制资产,每个人一出生或年满18岁就可以自动得到这份资产,死后则自动收归公有,再平均分给别人。但这种有时限的所有权也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所有权了,它可以看成资产的使用权。使用权与管理权已经很接近了。

  从社会公平的角度看,这样做是合理的。通过类似的公有制资本市场,公有制资产产生的剩余价值可以比较公平的分到每个人手中,不会造成社会分配不公。从形式上看,管理权市场和有限时间所有权市场的主要差别在于红利的分配比例。作为管理报酬,管理者得到的只是部分红利。作为所有权的收益,得到的将是全部红利。

  分配有限时间所有权也是可以的,但分配管理权更好一些。如果部分红利由社会占有,可以统筹安排用于公有制资产的扩大再生产和公用事业建设;如果分到个人手中社会还需要以税收等形式筹集这些资金才能再投资。

  以上讨论还说明,管理权报酬比例的高低不会影响到社会分配的公平性,因而不存在硬性的约束。决定这个比例的主要依据是对投资决策价值的评价,和国家用于公用事业的投资比例,这是主观性很强的,最好由全体公民共同决定。
 
  4.为什么不直接出售管理权?

  以上三个市场的构想显得有些复杂,是否可以取消抽象公有制资产管理权,相应地也取消管理权现货市场和永久管理权期货市场呢?国家以竞价的方式直接在市场上出售管理权,投资人在买入管理权后可以在市场上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这样也可以在维持公有制资产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将公有制资产的管理权落实到个人,企业家的经济利益同样和运作企业的业绩相联系。

  但这种做法有些不合理。首先,将公有制资产管理权平均分给每个公民,体现了公民对公有制资产平等的所有权。而直接出售管理权后,不管是国家还是任何公民都不能再影响这个公司的管理,体现不出每个公民对资产的所有,有变相私有化的嫌疑。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把管理报酬定为股息的100%,则国家出售管理权就已经和直接出售国有资产没有什么区别了。但是按照公有制资本市场方案,即使把管理的报酬定为100%股息,也不会动摇财富归全体人民所有的本质。

  其次,企业的未来有无限的潜力,很难说什么定价合理,国家不管以什么价格一次卖断企业管理权都可能是一种不公平的交易,人民的利益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侵害。按公有制资本市场方案,国家始终没有出售过企业管理权,不存在一次性卖断和资产流失的问题。在企业管理权一级市场上,国家收回的是永久管理权期货。它所代表的价值是随永久管理权期货的涨跌而不断变化的,全体人民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
另外,原构想还有一些技术上的优点。按公有制资本市场方案,各种证券的价格完全由市场决定,不存在国家直接影响的环节,更充分地利用了市场机制,系统会更为稳定。而且,由于管理权期货的数量封闭,所以有抑制市场投机的功能,而直接出售管理权后市场会像股票市场一样波动。

  综合以上几点,简化方案是不可取的。公有制资本市场运作起来只比简化方案多了管理权现货市场和永久管理权期货市场两级,在操作上增加的复杂性并不太大。另外,随着近些年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发展,全体公民参与市场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公有制资本市场已经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了。综上所述,接受公有制资本市场带来的一点复杂性,换来分配公平和市场稳定是值得的。


图文信息
Baidu